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哈登:经历那么多困境后仍有机会拿到西部第二,这不容易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徐长瑞

昨天,距离惠州白马山救援事故整月。想起为救驴友不幸牺牲的2名深圳蓝天救援队队员,大家依然心痛不已。这是蓝天救援队成立12年来首次有队员牺牲。

看到蓝天救援队友牺牲的消息,通州蓝天救援队队长“木子鱼”的媳妇转身一把抱住了他,“老公,今后能不能别再出门了?你还要不要我们娘俩了!”而6岁儿子一声不吭地拿起他的头盔溜出房门。“他不想让爸爸出门救援,每次都把我的头盔藏起来”。木子鱼不无愧疚的告诉记者。

2018年,蓝天救援队参与救援超过1万起。近年来的历次大型灾害,汶川地震、北京721暴雨……都有蓝色的身影。尼泊尔地震、菲律宾台风、斯里兰卡等国际救援行动也有他们万里驰援。大家视他们为蓝色英雄。

“我们不是超人,我们都是普通人”。木子鱼袒露心迹。“千万不要激进,别逞强”,这句话,他想说给驴友,也想说给救援队队员。“不用再去救人”是他的终极梦想,希望每一次出游或者出征救援,每一个人都能平安归来。

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救援现场 资料图

山难与地震后诞生的救援队

2007年3月10日深夜,北京郊区灵山,积雪没膝,狂风怒号。央视女编辑“夏子”等绿野网站11名“驴友”在从门头沟柏峪口向灵山攀登途中迷路,结果一死一伤。年仅24岁的湖南姑娘“夏子”,生命之花凋谢在北灵山。

当救援队赶到时,“夏子”早已停止了呼吸。眼睁睁看着“夏子”遇难而无力回天,救援队员“远山”(本名张勇)深受刺激。“远山”找到资深驴友“海猫”商量,是时候把户外救援队做起来,走向专业了。

绿野救援队早在2003年就自发组建了,但“荒”了好几年。就这样,一支由医生、无线电专家、潜水教练、攀岩教练等30多人组成的绿野救援队在2007年重新建了起来。

2008年,从汶川地震救援现场回来后,一句话一直压在“远山”心头:“救援需要勇气,更需要理性和专业”。

跟成熟的专业救援队相比,“远山”发现,他们落后的不仅是装备,更多的是意识、经验等软件层面的差距,基本急救技能、防灾的常识与教育、自救互救的常识与经验……

在汶川参与救援的,国内大大小小的社会组织有300多家。到了现场后发现问题不少,谁负责指挥,该如何分工,救援标准要不要统一,各救援队之间怎么协调……民间救援力量和政府都开始意识到,应急救援是一门含金量很高的技术活,需要专业。

“远山”与队友进行复盘。一致认为,救援队首先要放弃什么都去搜救的理念,重心应以山野救援为主,同时兼顾着城市的地震、自然灾害等救援。队员们自己购买了不少登山绳索、手台、安全锁具等专业设备,而且山野经验丰富,山野救援方面更具有专业优势。有人还建议,救援队应多吸纳热心肠、年轻的、有余力的志愿者。

“木子鱼”就是在一次户外活动中,在公交车站偶遇了拉练的蓝天救援队,从此路转粉。2009年3月,在填完一个表格后,“木子鱼”被“打捞”入队。他跟着参加每周末山里的集训,比如绳索训练,以及几次救援。其中,就赶上了对任铁生任老师的后续救援。

任铁生是一名北京退休老师,有着三十多年的户外经验。2008年9月30日,他独自去往妙峰山后就此人间蒸发。从10月1日到2009年5月,直到草长疯了整个山坡,长达数月、累计3000多人次的拉网式搜救才被迫停止。

从“夏子”事件到任老师搜救,都离不开绿野救援队的身影,尤其是后者让绿野救援队名噪一时。2008年10月,“远山”和80多名队友离开绿野,组建蓝天救援队,英文简称为BSR。

被纳入政府应急救援体系

从蓝天救援队成立的第一天起,“远山”一直谋求“正式身份”。但是,由于一直找不到“婆家”挂靠,无法在民政部门注册。

汶川地震救援后,蓝天救援队活动范围已不局限在北京周边,国内大小的灾害现场都能看见蓝色制服的身影。随着名气越来越响,户外圈迄今有个不成文的说法,驴友一遇险首先就想到蓝天救援队。

由于在汶川大地震和玉树地震期间出色的救援工作,蓝天救援队赢得了北京市红十字会的认可。2010年9月,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终于获批成立,这是国内首支注册成为民办非企业的民间救援队。

身份“转正”意味着蓝天救援队有了合法身份,同时可以接受外界的捐款与捐赠。更重要的是,蓝天救援队被正式纳入本地政府的应急救援体系中,成为专业助手。

2012年7月21日,北京遭遇特大暴雨灾害。暴雨如注,京港澳高速公路房山段告急,不少车辆被淹。蓝天救援队奉命出征,出动十几名专业潜水队员。从7月21日至23日,蓝天救援队共出动101人次,解救群众288人。

救援过后,“远山”也做了深刻反思,这场暴雨暴露了对城市内涝高风险区域的先期了解不到位。此后,蓝天救援队的建设重心向社区倾斜。社区备勤、区域管理、品牌授权也逐步成为蓝天救援队品牌管理的关键词。

“721”特大暴雨后,蓝天救援队重点增加了水域救援的培训,每年集训至少四五次。“木子鱼”说,通州没山有河,他们侧重学习驾驶冲锋舟和水域救援。有队员还专门去泰国、菲律宾学潜水,带回成套的水下救援装备。

迄今,蓝天救援队拥有3万名正式队员,在全国31个省市区都有品牌授权队伍。除了拥有卫星电话、电台、红外夜视、生命探测仪、声纳雷达、无人机、建筑物坍塌救援等设备,2015年还具备了高空救援的能力,以及专门成立了一只搜救犬队。

蓝天救援队空中救援培训中 资料图

加入蓝天救援队需要过几关?

微博上,百度贴吧,经常有人发问:“怎么能加入蓝天救援队?”

“木子鱼”笑着说,再也不是他当年填张表格就入队的时代了。如今各分队独立管理,把握“宽进严出”的规则。“宽进”指的是年满18周岁就可以申请成为志愿者。“严出”,指的是,想成为通州蓝天救援队一名正式队员,得满25周岁,还得先过两关。先是半年考察期,考察队员是不允许参加救援中的危险项目的,从装备看护、装备整理干起;然后是一年预备期,先培训后考核。每月不少于2次的专业培训是必修课,比如急救员资格培训、绳索技术培训、无线电培训、水上救生培训、野外生存培训、心理救援培训等几十种。

这些培训,最初都靠老队员口耳相传,后来请人专门培训,再到走出去学习、交流。很多情况下,外出学习应急救援技能还需要自掏腰包。密云蓝天救援队冯波涛说,他每年在各种专业救援培训的学费上就要一万多元。

从考察队员成为预备队员,必须考核三项:技能、体能和理论。技能主要考核绳索技术、急救技能和无线电通讯这三大块。理论主要考核一些知识点,比如说方向识别,等高线的识图,GPS的坐标换算等。体能主要考核项目有负重徒步、引体向上、蛙跳等。

在通州蓝天救援队,水平最高的是六人组,相当于部队里的特种兵。六人组都具备每个训练科目教官的水平。以5公里徒步为例,从预备考正式,达标时限是28分钟,六人组的水平则在20—23分钟。而这意味着,他们正式队员具有马拉松大众选手的中上实力,六人组则达到了马拉松大众选手的高手级别。

“木子鱼”指出,并不是要用数据来严格卡人,系列考核最主要目的是督促所有队员要自律,确保自己拥有强大的体能基础。真正的考核在场外。要成为一名救援队员,光靠数据是衡量不出来的,还需要有责任心、意志力、情怀以及良好的心态等。

“不用再救人”是终极梦想

经过一年时间筹备,密云蓝天救援队于2013年成立。自由职业者冯波涛在那一年也成为了正式队员。此后3年,密云蓝天救援队迎来最忙碌的户外救援。

那一年,他们参与救援任务达到30多起,2014年上升到60多起,2015年则是70多起。

2016年后,户外救援的数量逐步下降。以密云为例,蓝天救援队在2017年救援次数不到20起,2018年不足10起。这与蓝天救援队实施区域管理有关。

各地品牌授权队伍纷纷建立起来后,落到每支队伍的本地救援任务就少了很多。“木子鱼”分析认为,也与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有关,“六只脚”等户外智能导航软件、GPS设备普及、路书越来越多等都有关,更包括政府越来越重视防灾减灾教育的投入。

这个说法在2019年9月蓝天救援队在陕西召开的第三期现场指挥官培训会上得到印证。与会者有一个共识就是,户外救援整体上确实呈下降态势,但丝毫不能麻痹大意。

“现在我们投入急救知识技能培训、安全知识培训的精力已经超过了救援本身”,“木子鱼”表示,以通州蓝天救援队为例,最近3年,他们每年去社区、学校、机关单位做急救技能培训、防灾减灾教育等,一年有二三十场。

而密云蓝天救援队也频频走进学校、社区进行安全知识培训,每年二三十场,每次100多人到七八百人规模不等,目前基本实现了全覆盖。冯波涛表示,过去以山野救援为主,其次就是救溺水者。密云有白河,过去溺水较为高发,尤其是在夏季,每年二三十起。2016年下半年后,密云蓝天救援队走进中小学,培训主题就是防溺水和户外常识普及。溺水案例也呈现逐渐下降态势,2018年仅14起,今年到目前为止尚无一起。

“木子鱼”对此倒是乐见其成,“我个人终极梦想就是,不用再去救人了。大家都平平安安多好!”在他看来,出事前的预防远远胜过出事后的救援。而蓝天救援队辅助政府开展公共安全、防灾减灾的系列培训,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“功德无量”。

“我们不是超人”

2019年8月24日,明知台风登陆在即,24名驴友仍执意前往惠东县白马山野外溯溪。途中一名女性驴友意外坠崖受伤,被困在溪谷中。深圳蓝天救援队2名队员为救受困驴友而不幸牺牲。这是蓝天救援队成立以来第一次有队员牺牲。

蓝天救援队在2019年9月陕西的会议上,讨论了惠州白马山事故后进一步收紧队规。比如,加强日常安全教育、出队队员的资质审核和现场安全管理,严格出队保险制度,严禁执行任务时带外挂等。

“驴友天生喜欢刺激,但还是希望他们不冒进、不逞强,” “木子鱼”痛心地说,我们必须要敬畏大自然。

“不冒进不逞强也针对救援队员。户外救援的原则之一就是保己救援,抵达现场后首先要进行评估,能做就能做,不能就是不能”。如果有一天,救援队伍抵达现场后,发现救不了或不能救,“木子鱼”恳请公众给予理解,“我们不是超人,我们都是普通人。”

“不要总想着当英雄,”“木子鱼”也时常敲打手下队员:“虽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但不要觉得自己多伟大。千万不要激进,别逞强。”在他看来,“每一次出发,都希望队友都平安归来,希望大家一直把公益救援事业坚持做下去。”

北灵山,在夏子倒下的地方,驴友用树枝为她搭起了一个类似于玛尼堆的“墓”,以示对她的纪念。如今,夏子墓已经成为那条必经之路的一处知名路标。

当年的救援纪实帖子下面,有网友留言说:“你用生命的代价为他人敲响了警钟,相信会有很多人受益于你。”

但真相总是很残酷。“比悲剧还可悲的就是悲剧反复上演。”2010年,就在“夏子墓”附近,3名驴友迷路,被困8小时后终于获救。

2012年12月,零下二十多度的灵山,因为失温,2名驴友遇难。

……

据不完全统计,仅2019年2月,部分蓝天救援品牌授权队伍执行任务2181起,其中救援行动827起。

救援依然没有终点。

 

首页 - https://zjjtmss.com